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南华志 > 第一章 女人心难猜

第一章 女人心难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下午出发前,在房间里坐着的杨澈满脑袋都是杨二喋喋不休的声音:“哇,南华空气真好!”
  “雁阳山这风景不收门票简直是太浪费了。”
  “杨澈,我看你之前和霜女王看日出,你怎么不牵她的手啊?”
  …………
  “霜女王”是杨二给赵君霜起的外号,虽然郡主美得冒泡,但如果有得选,他肯定不会选这一款当老婆。因为这个少女不但冷冰冰的,而且智商值武力值都有点变态,形象已经无限和他记忆里中学时期的女朋友——高冷班长,超级女学霸联系在了一起。他吃够了那种亏,只是没想到这一世居然还要重温旧梦。
  杨澈直接无视了杨二的自言自语,因为他心里清楚,这个魂体其实对这具身体的影响微乎其微,最多只能干扰一下杨澈的下意识行为。例如杨澈想东西的时候下意识喜欢摸鼻子,杨二则喜欢转眼珠,那以后杨澈想东西或者犹豫的时候,摸鼻子和转眼珠概率就是一半一半。那天雁落峰看日出时,赵君霜向他伸出小手,杨澈只是被少女美态所吸引,却没有任何下意识行为。那个时候杨二若是已经醒了,以他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的尿性,估计下意识就牵上去了。
  但只要是需要经过思考做出的决定,就完全由杨澈主导。除非他觉得杨二言之有理,否则杨二也就只能打打嘴炮过过嘴瘾。
  见杨澈无动于衷,杨二心底有些郁闷,长吁短叹起来:“这个瓜儿子长着一个瓜脑壳,以后桃花运什么的看来是堪忧了。不开窍啊,这一世硬件标准那么好,却不能在花丛中一展身手,岂非明珠暗投?”
  未时已过,杨澈走出茶舍,只见一行人在清点行李,装车洗马,基本已经准备妥当。赵君霜和冰儿在一处竹亭说着小话,杨澈走到近前:“师妹,昨晚辛苦你了。时辰差不多了,我先下山去开路吧。”
  赵君霜听他提到昨晚的事,粉颊一阵发烧,却没有说话,冰儿刮着羞对杨澈娇声道:“等你开路那不是等到黄花菜都凉了,郡主早就让小四他们出发打探消息了,大笨蛋!”
  杨澈一怔,心想师妹果然思虑周全。杨二则冷笑着,心想你这么个直男,找了这么个鬼精女友,以后多的是你好受的。正在这时,杨二发现杨澈神色大变,定睛一看,原来昨日化天宗弟子和靖王府亲卫鏖战时,兴许是兵器砍斫暗器乱飞的缘故,竹亭西侧的那根竹柱离地三尺之处,已经被削得残破不堪。只听得喀嚓一声,竹柱终于不堪重负,整个竹亭向下倾塌,眼看尖锐的残茅竹刺就要往二女头顶扎去。
  赵君霜适才还在想着心事,起初她只是把杨澈当作可以培养的嫡系看待,只想着发掘他的潜力,收拢他的忠心,没想到这个过程让她一步一步走进了这个天策旧人的内心。杨澈慢慢沦陷的同时,她何尝不是意乱情迷?
  干净俊朗,忠诚勇敢,沉默寡言……年青男子和少女心目中最崇敬的形象——靖王赵无缺慢慢重合了。
  “最好还要再聪明一点呢。”少女贪婪地想着,又转念想到那天雁落峰松树下,自己已经暗示得那么明显,可这个榆木脑袋却呆呆傻傻的,真是想到就来气。
  前一刻竹柱嘎吱嘎吱将断未断之时,她就已经发现了,此时见头上竹刺马上就要落下,赵君霜忽地起了调皮心思。于是她一动不动,心想这呆子再笨也会抱着自己逃开吧?
  赵君霜心里本来还拿不定主意,待会是故作矜持冷冷走开,还是淡定地道谢呢?前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她却仿佛经历了一个时辰那么漫长,却终究没等到杨澈的怀抱。头上已是一阵疾风,赵君霜无奈之下只好狼狈地就地一滚,在竹刺及身的一刹间逃出了竹亭范围。
  宝蓝色的裙摆粘着杂草,衣袖也沾满泥土。赵君霜心底一股无名怒气升起,眼眸一抬,却看到杨澈把冰儿抱在怀里,直勾勾看着自己,涩声问道:“师妹,你出了什么事吗?”
  赵君霜见状一愣,怒火顿消。她当然明白杨澈是问自己“出了什么事?”而非“有没有受伤?”的原因,以她的身手,若是会被砸到那才真的奇怪了。她忍不住生出了一阵后怕,心想真是鬼迷了心窍,若是杨澈真的来救自己,那她的好冰儿岂不是要被埋在竹亭下面?
  不过见到贴身丫鬟没事,还犹自在杨澈怀里瑟瑟发抖。不知为何,怒火刚落下去,又有一阵说不清的感觉从心底生出来,让她很不舒服。
  她当然不知道,杨澈此刻心里同样一阵莫名。若是在以往,他肯定想都不想就扑向师妹那边了,那冰儿今天就算不死可能也要脱层皮。
  可是竹亭坍塌那一刻,下意识之间,脑海里从杨二那边传来了强烈的讯息:霜女王那么厉害压根不用管!她是徒手断竹刺还是胸口碎竹柱都还说不清楚呢,旁边的那枚粉嫩嫩的妹子才需要你杨公子拯救!
  只看到杨澈如一阵黑色旋风冲到竹亭中,转瞬之间又回到原地。亭下的冰儿吓得面无人色的时候,突然就被一个厚实的怀抱搂成一团,等回过神来之时,自己已像一只雏鸟躲在了杨澈怀里。她的脑里仍一阵发晕,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到,心头不停地只是回荡着一个声音:“他居然先救我?他居然先救我!”
  南华尊卑观念深入人心,虽然郡主待冰儿情同姐妹,但没有人会真的这样想,只怕在所有人看来,冰儿的一条命,也比不得郡主的一根头发。杨澈虽然心性良善,但忠君爱国,尊卑有序的思想也从小就烙在心底。但在杨二眼里,亭下二人都是同样的如玉少女,自然是救更为弱小的那个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